当前位置:首页 > 气象要闻

“人民至上、生命至上”主题实践活动之榜样·走近预报员
中央气象台副首席预报员董全:在纷繁中探索未知真相

发布时间:2021年10月27日 来源:中国气象报社

  蓝色、深蓝色、紫色错落有致分布在7月25日的降雨落区预报图上,每一种色彩的标注,都倾注了中央气象台副首席预报员董全的心血。看似简单的线条勾勒,却经过了多次的内心“博弈”。凭借这张图的精准判断,也包括过往的无数张图,董全在台风“烟花”应对工作中的出色表现获得中国气象局通报表扬。

  紧张时刻的“纯粹”

  7月23日到24日,台风“烟花”的“不确定性”依然很大。25日凌晨3点,董全接班后看着江浙沿海的台风外围云系——台风“烟花”即将登陆!一个新的问题摆在眼前:登陆后降水落区在哪里?

  根据要求,25日5时30分之前需要向公众发布暴雨预警。预警内容需要中央气象台首席预报员把关,橙色及更高级别的预警还需要中心值班领导审核,因而留给董全的时间只有两个小时。作为党员的他,感到责任重大。

  跟无数个过往一样,董全迅速投入工作,沉浸在庞杂的数据和繁复的图中。“那个时候既是最紧张、又是最平静的时刻。”他回忆说,“我的世界纯粹到只剩下预报技术了,调动所有的知识和经验,让大脑高速运转起来,完全沉浸在预报之中,那是最享受的时刻。”

  凭借着12年的工作经验,他准确绘出全国强降雨落区预报图——浙江中北部、上海、江苏南部、安徽南部、台湾岛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大雨或暴雨;其中,浙江北部、上海、江苏东南部、安徽东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大暴雨,浙江北部局地有特大暴雨。

  第二天TS评分数据显示,暴雨落区评分为0.377,高于GRAPES模式、欧洲中心模式和客观预报产品。再看行动,根据“烟花”降水强度和落区预报,水利、应急管理、自然资源、交通运输等部门加强防范,部门合作的防灾减灾成效明显。

董全全神贯注查看云图资料。图/吴卉

  团战才是“王道”

  对于此次获得的先进典型荣誉,董全坦言,这不仅仅属于他个人。

  每一次成功的预报,都是中央气象台“团战”的结果。譬如此次降水落区的确定,非常依赖台风路径的准确预报,每一次的位移变化都“牵动全身”,而这离不开中国气象局台风与海洋气象预报中心的支持配合。

  夜入五更,台风与海洋气象预报中心高级工程师周冠博和董全仍在就“烟花”行走路径激烈探讨着,针对模式形成的预报图反复确认;首席预报员马学款、中心值班领导魏丽对落区图和发布的文字层层把关;应急岗任宏昌主动揽下除落区预报外的其他工作……团队每个人的付出都为更精准的结论助上一臂之力。董全深感:团队远比个人更重要,预报必须是集体努力的结果。

  事实上,机会也是留给有准备的人。每次预报后,董全都会对过程进行回顾总结,寻找自己的不足。他对于预报工作有一套流程化系统——专注解决80%的常规问题,不断探索20%的新问题。

  “这些年,正直、敬业、高准确率这三个词是他给我留下的最深印象。”“他就是个全能型人才,做得了预报业务,干得了技术开发。”同事们谈起董全都赞不绝口。

  “爱恨交加”的预报工作

  即将步入不惑之年的董全,谈起预报工作,那是又爱又“恨”。

  “恨”的是每天2点多扰人的“起床气”,而当真正坐在电脑面前时,他的“恨”又自如地切换至“爱”,全身心投入到繁杂数据的世界中。

  预报工作其实是对未知事物的探索,破解未知的行为不仅给自己带来新鲜感,还能够帮助大家降低对事物判断的不确定性。

  董全2009年入职至今,在他看来,经历了预报技术的三次“变革”。第一次预报以全球模式为主,但当时预报错位的情况时常出现;第二次是中尺度模式的出现,偏差情况有所改善;第三次是客观模式应用的不断成熟。面对技术的更新,他表示,预报员对于模式需要摒弃抗拒心理,学会适应与利用,但对于个人的技巧能力也是愈发严格,预报工作的难度从另一角度来说则是呈上升状态。

  董全认为,未来大数据、人工智能将是对预报技术的下一轮冲击。在这种情况下,预报员需要不断提高自身能力,成为一位“杂家”,会从千头万绪中寻找“真相”。同时不要害怕失败,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,预报员真正的成长必然是在不断失败的过程中得到的。

  (作者:吴卉 责任编辑:张林)

扫一扫分享至朋友圈